102地特傳播理論一、身為政府機關公職人員,為何需要瞭解傳播媒體?對傳播理論的熟悉是否有助於在 相關業務上理解傳播媒體與傳播現象?請舉例說明。

身為政府機關公職人員,需要瞭解傳播媒體, 因為政府人員需要時常與民眾溝通,若不懂傳播媒體可能會造成公關危機(crisis),如果公職人員都能夠瞭解傳播理論,在面對媒體時就能快速做出決策,而不會像是大海撈針一般的毫無頭緒,我們所學習到的傳播理論都是研究學者們分析各國的案例之後,利用量化或質化的研究方法所做出來的結論,因此,政府公職人員應該要熟悉傳播理論,效仿國外的經驗並加以改良,或許就能制定出較好的政策。

舉例來說,Covid疫情造成人心恐慌,大家都害怕自己或家人死亡,因此,衛福部時常透過媒體來與民眾溝通,有時是例行的記者會,也有的時候是重大政策的發佈(如:施打疫苗),大家在疫情期間都依賴媒體得到資訊。

以Jame Grunig的公關四模式檢視疫情期間政府的作為,疫情期間,政府公關人員用盡各種管道進行說服性的宣傳( persuasive publicity),取得所有人的共識,達成防疫目標,Jame Grnig提出的公關四模式為新聞代理(symmetrial relation)、公共資訊(public information)、雙向不對等(two-way asymmetric)、雙向對等(two-way symmetric),新聞代理以宣傳為主,不過資訊不完整,像是政府告訴大家何時疫情開始、疫情結束,比起新聞代理,在不對等溝通方面,政府採用公共資訊模式,將死亡人數、確診人數、疫苗施打日期、方式、種類公佈出來,因為這是所有人都想要知道的公共資訊,再來,政府公關溝通也有採用雙向不對等模式,疫情期間民眾希望台灣政府也積極參與國際事務,政府就嘗試接觸WHO世界衛生組織或進行口罩外交,由於國際事務不在國內,因此溝通對象並不是國內人民,政府此舉是為了提升台灣形象,為了政府及國家利益而做。最後則是雙向對等模式,政府用粉絲專頁、記者會、市民電話。而各地衛生當局也花了大量時間與民眾溝通,當民眾對疫苗政策有疑慮時,政府會出來說話並鼓勵大家施打,然後民眾對高端疫苗有質疑時,政府也得要回應,而人民關注口罩解禁的議題,衛福部說明了解禁的時間以及原因,公關活動雖不能讓全體台灣人民滿意,但也多數的台灣人民度過了疫情。

因此,在疫情期間,人人減少社會互動,大多依賴傳播媒體來得知訊息,政府公關工作更為重要,這些都是結合了公衛專業與傳播專業才能處理的,因此,政府機關公職人員應該要盡所能地瞭解傳播媒體。